红酒醇芳绕诗香

2013-09-03

难得闲暇,和三五好友小聚,悉心品味杯中红色琼浆之余,彼此谈起了古代的葡萄酒,以及古人笔下的葡萄酒诗篇。若论描写红酒的古诗,信手拈来的自然是唐代诗人王翰的《凉州曲》,一句“葡萄美酒夜光杯,欲饮琵琶马上催”写尽了古代将士在荒寒边地,于艰险动荡的征戍中,开怀畅饮葡萄美酒,乐而忘忧的豪放旷达。其实,在中华诗歌史上,除了这首流传千古的“红酒诗帅”,还有很多或予人妙趣,或寄人优雅,或令人回味无穷的红酒诗歌佳作。

饮酒之乐,乐趣无穷。南宋词人张鎡在《鹧鸪天·咏二色葡萄》中写道:“阴阴一架绀云凉。袅袅千丝翠蔓长。紫玉乳圆秋结穗,水晶珠莹露凝浆。相并熟,试新尝。累累轻翦粉痕香。小槽压就西凉酒,风月无边是醉乡。”好一个“小槽压就西凉酒”,好一个“风月无边是醉乡”!张鎡是南宋清河郡王张俊的曾孙,长年居住在临安,于风景极佳处酌饮葡萄美酒,当真不亦快哉!清人叶天士用当归、莲子等多味中药名,集成绝妙的《四季药名诗》,其中便有葡萄酒,曰:“扶童便取葡萄酒,醉到天南星大光。”诗人刘禹锡在《和令狐相公谢太原李侍中寄蒲桃》一诗中,讲了一件趣事:太原的李侍中派人送来又香又甜的葡萄,客人们都交口称赞,诗人心想如果把这葡萄酿成美酒,肯定比名酒五云浆更好喝,只可惜等最后一位客人到来时,葡萄已经一串都没有了。

饮酒之雅,把盏贵诚。唐朝诗人王绩是好酒之人,亦是品酒之人,因每天要喝五斗酒才过瘾,故有“五斗先生”的名号。他在《过酒家五首(一作题酒店壁)》中写道:“竹叶连糟翠,蒲萄带曲红。相逢不令尽,别后为谁空。”这一首劝酒诗,堪与王维的《送元二使安西》媲美,朋友相聚对饮竹叶青和葡萄酒,今天一定要喝尽樽中美酒,否则分别后,就没有了畅饮的兴致。西晋文学家陆机也是重情重义之人,他在《饮酒乐》里写道:“葡萄四时芳醇,琉璃千锺旧宾。”新交不如故友,新交年年有,故友何处寻,芳醇的葡萄酒饱含浓浓情意溢满了高举的琉璃杯。

饮酒之味,其味至醇。诗人赵崇嶓是宋代宗室,他在《进酒行》中写道:“玉槽夜压葡萄碧,石溜寒泉响凌历。水精壶中澂琥珀,醉呼酒星下瑶席。”能让诗人“醉呼酒星下瑶席”的葡萄美酒,想必滋味堪为绝品。凉州作为我国葡萄酒的发祥地,其盛产的葡萄美酒为古时文人墨客所青睐,苏轼就曾发此感慨:“饮南海之玻璃,酌凉州之葡萄。”在我国的酒文化史上,还有一个“斗酒博凉州”的故事,说的就是葡萄酒。东汉灵帝时,宦官张让把持朝政,孟佗用一斗葡萄酒贿赂张让,竟换得凉州刺史的官职!无怪乎刘禹锡在《葡萄歌》中写:“为君持一斗,往取凉州牧。”辛弃疾亦叹道:“笑千篇索价,未抵葡萄,五斗凉州。”

在我国的古诗词库中,蕴藏着数不胜数的关于葡萄酒的名作佳句,它们如同点点繁星,点缀着我国葡萄酒古往今来的发展史,让后人在品味葡萄美酒时,能品出浓郁诗意;在品读这些古诗词时,能嗅到葡萄美酒的迷人香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