酒为看花酝

2013-07-30

中国酒业协会黄酒分会秘书长  沈振昌
        昔日读唐代李群玉的《赠花》诗:“酒为看花酝,花须趁酒红。莫令芳树晚,使我绿尊空。金谷园无主,桃源路不通。纵非乘露折,长短尽随风”,颇多感慨,一句“花须趁酒红”道尽多少“及时行乐”的意蕴!而我则更喜“酒为看花酝”的闲适意境。
        酒作为饮料,是一种物质。1992年出版的《汉语大词典》中解释为:“酒,1.饮料名。粮食、水果等含淀粉或糖的物质发酵而成的含乙醇的饮料。2.饮酒。3.酒席、酒筵。4.姓。”
        酒作为文化,则是一种精神。
         “花间一壶酒,独酌无相亲。举杯邀明月,对影成三人。”有啥比把酒临风,对酒当歌更能超然忘我?一杯在手,胸襟放开,热情奔放,豪气冲天。
        那武松若没有那十几大碗酒下肚,怎能过得了景阳岗,怎能徒手制得了虎?这猛虎岂是武松一手制服,还有那十几大碗的酒相帮也;巾帼英雄秋瑾“貂裘换酒”的豪举;狂生徐谓醉中作画,杯不离手,手不停笔,酒醉画成;曹雪芹卖文沽酒写就千古红楼;诗仙李白斗酒诗百篇;贺知章“金龟换酒”;书圣王羲之兰亭“曲水流觞”酒醉书下千古绝唱《兰亭集》;越王勾践投醪劳师,壶酒兴邦;这都是因为有酒,有酒这个元素。
        酒高雅而又本真,它是一种物质又是一种文化,它登得了大雅之庭堂,又下得了厨房,它能作为社会上层各种仪式必不可少的媒介,也能成为寻常百姓家的享乐之品。老百姓一壶小酒,慢慢品味生活,消除一天的疲劳和烦恼,悠悠然而使人知足而乐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杯中酒不空,座上客常满”,酒是一种润滑剂,闲来与好友、与同学、与弟兄、与家人,相聚而把盏,开怀而畅饮,推心置腹,把酒言欢。就是因为酒,喝出了豪情壮志,喝出了英雄气魄,喝出了桃园三结义,喝出了水泊梁山群英雄。
这就是酒,心中的酒,神奇的酒。除了酒,任何其它饮料都不会有、都不会产生那种神奇的故事,你喝得最多也是没有用的。
        有人说酒是天使也是魔鬼,我认为不然,酒就是酒,它只是一种助剂,只是人有二重性,有好人坏人之分,酒助好人成天使,酒入坏人成魔鬼,酒之功过非酒也,乃喝酒的人唉。
        酒可以是让人心荡神驰、寒中送暖之天使,也可以是伤情夺命之魔鬼。你不知道酒是好还是坏,是爱它还是恨它。然此乃是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了。
酒能乱性,佛家戒之,酒能醒窍,仙家愉之。有智者曰:有酒时,飘然若仙;无酒时,庄严做佛。心随境转,意然自若,不刻意,不强求,处处逢源。此乃智者、仁者之酒,乃大大的好酒也。
        精神上的酒,是酒的升华;杯酒在手,物我两忘。